卡尔·尼尔森 – 丹麦音乐鬼才

    分享至


    古往今来,作曲家们往往都不落俗套地标榜自己为“严肃”的古典音乐创作人,要么把自己称作坚守民粹主义的艺术家。然而这个出生于1865年6月,来自丹麦古老菲英村的小牧羊人则早早下定了决心:他不能被任何流派所限制。于是他从小学时的小提琴手一路高歌至丹麦皇家大剧院,身兼指挥和作曲家双职,随后在这所授予他全额奖学金的学院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- 学院校长。

    他层层推进,错综复杂的交响乐作品(比如第四和第六奏鸣曲)和当时流行的调调相交辉映:合唱,室内乐,即兴创作以及戏剧音乐。尼尔森在创作音乐时候是一个非常调皮灵活,但又不乏吃苦耐劳精神的人,他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孜孜不倦地创作音乐。虽然音乐人通常喜欢摆出一道“曲高和寡”的姿态,尼尔森却还击道:“所有音乐创作都需要我们摆正态度按照一定的原则和乐理来创作,不管这是这么类型的音乐”。嗯,就服你了!

    100美元大钞

    100-danish-kroner-banknote-carl-nielsen-obverse-1.jpg

    好吧这其实是丹麦克朗,但说成美元大钞更有气势(反正没人去数)。虽然全身bling-bling加上大笔甩钞票是嘻哈音乐的专属,但是我们的古典音乐届的尼尔森更是国家100大钞的颜值担当,直至2010年5月这100克朗大钞是使用率最广的纸币,毕竟谁不爱毛爷爷呢。


    乐团在,我就在

    尼尔森六岁时因为患麻疹卧床休息,不堪寂寞便摆弄起来3/4正常大小的小提琴。之前不久他还和兄弟们跟着父亲在外闲逛,在婚礼上跳跳舞唱唱歌来挣些外快。看着开心的人们在音乐的魅力下纷纷起舞,尼尔森这时灵光一闪,猛然开窍,对节奏和音律顿时敏感起来。他随后进入了军队乐团,成为了乐团里的喇叭手,同时手也闲不下来,开始玩转所有的乐器。坐稳这份工作后,他用自己第二场演出所挣得钱,美名为“派对基金”为自己买了架钢琴,并报名参加了小提琴班。看他那制服装扮英姿飒爽的样子,好不得意。


    一段摩登婚姻:不是牛郎织女,胜似神仙眷侣 

    尼尔森在巴黎留学期间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,安妮·玛丽·布罗德森,可谓是一见倾心。不过和其他吊儿郎当的留学生不一样,安妮可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:她一点都不觉得结婚生子是很紧迫的事情,觉得她作为雕塑家的使命更加重要,尼尔森在经过思想斗争后接受了安妮的想法。尽管频繁的出差让两人身处异地,但是他们把爱情坚持到底。安妮甚至为尼尔森的合唱作品《爱之颂》创作了封面画,尼尔森随后评论道:“爱是我们在生活和艺术需要追求到底的事物”。


    尼尔森的“五戒” 

    (我们编的但是尼尔森肯定会答应的)

    • 让自己开心
    • 做人要善良
    • 一点点成长
    • 目视身前身后
    • 有自黑的勇气


    名言警句

    如果我一直用同一种方式谱曲的话我很快就会腻的
    有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就如同被音乐浪潮冲破了管道一般,跟随着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旋律幸福地摇摆着。
    我为这些音乐家感到悲哀:没有自知之明的音乐家;不能从前辈身上继承到优良传统并进行创新探索的音乐家
    对生命的探索高于最辉煌的艺术。
    旧的规矩可以被接受,也可以被丢弃……但是永远不要固步自封,要自己去倾听,寻找,思考,推敲,衡量和舍弃。
    看似最简单的往往是最难的,只有普遍的才是永恒的,直接的才是最坚强的。

    © medici.tv/MUSEEC - France 2018

    联系我们: nielsen2019@medici.tv

    媒体联系: press@medici.tv